今天看電視的輿論節目上提到了關於伊朗的事,然後稍微想了一下。

 

伊朗這個月因為總統選舉不公的事而發生了暴動,

就是這次選舉的投票率超過100%,多了大約三百萬票。

這個縱使對政治一竅不通的人都能知道絕對有鬼,所以民眾就怒了,聚到街頭示威抗議,

然後政府就派兵開槍掃射鎮壓,很多人就這樣的衝突中掛掉了,

其中有個哲學系女大學生中彈身亡的影片被放到YouTube上流傳。

從混亂到受槍擊,女大學生倒地、周圍的人搶救但血不斷流出來的畫面,整段都能看到。

在這裡並不是討論新聞尺度的問題,拍攝的人只是一般民眾,

而且伊朗政府完全封鎖網路與新聞媒體,連外國的記者都被威脅若公開新聞將會被遣返,

這影片是民眾自己突破網路防火牆上傳至YouTube的,也可以說是封向國際吶喊的救命血書。

 

.........以在民主政體下生活的人來看,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

國家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領導者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

國家是為了人民而存在,還是人民為了國家存在?

 

這件事讓我想起作家村上春樹在耶路撒冷獲得文學獎的演講:我永遠站在雞蛋那一方。

身為一個作家與個人,這是他所宣示的誓言,也是對於體制的批判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題外話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這篇打到一半,從老媽那得知一個消息,頓時想寫下去的情緒沒了,取而代之的是憤怒。

昨天22日下午三點多,我們公司內的公園裡發生一起性侵案件,這消息我在昨天略有耳聞,

不過因為我本身並非喜歡八卦的類型,只在邊工作時邊聽到同事討論間的隻字片語,

剛剛才從老媽(社工)那得知整件事情的經過............

 

生氣和憤怒看起來好像一樣,但實際上有著不同,我想我現在的情緒屬於憤怒。

 

一種想殺人的情緒。

 

總之,最後犯人有抓到。

 

以上。

 

 

追記:後來我想起來我當初為何不想當社工以及不看社會新聞的原因,

   其實就只是我脆弱到無法去面對這類事情而已。

創作者介紹

《 高海拔檜木林 》

阿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